当前位置:未备案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与林黛玉相比,谁在贾府更受欢迎?
红楼梦中薛宝钗与林黛玉相比,谁在贾府更受欢迎?
2022-08-18

宝钗和黛玉是《红楼梦》中并列的双女主,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观今人中《红楼梦》之读者,有一个很奇特的心理现象:一边自称甚喜林黛玉之仙气飘飘,另一边则批判薛宝钗之俗气满溢,简而言之便是踩钗捧黛。

这种心理现象的奇特之处在于只存在于阅读心理上,一旦回归现实,真的有一个林黛玉、薛宝钗放在眼跟前,恐怕那些张口闭口“林妹妹”的读者会纷纷倒戈,转而喜欢薛宝钗,若问证据,且看《红楼梦》第5回薛宝钗进贾府后,贾府众人之表现:

且说林黛玉,自在荣府以来,贾母万般怜爱,寝食起居,一如宝玉。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......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个薛宝钗,年岁虽大不多,然品格端方,容貌丰美,人多谓黛玉之所不及,而且宝钗行为豁达,随分从时,不比黛玉孤高自许,目无下尘,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,便是那些小丫头们,亦多喜与宝钗去顽笑。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,宝钗却浑然不觉。——第5

贾府亦是个宏观世界,里面大部分的仆人、丫环、婆子、媳妇便能代表普罗大众,他们对钗、黛的态度,具有世俗意义的考察妙用——观红楼之普罗大众,亦可知今人遇到钗黛后的真实态度。

林黛玉之所以被众丫环所忌惮,直接原因是其天性使然,黛玉天生清高孤傲,加之才华横溢,具稀世容貌,其他姊妹莫能望其项背,由此自命清高,不屑与俗人为伍,亦是情理之中。

加上贾母宠溺,让黛玉更加肆无忌惮,第7回“送宫花周瑞叹英莲”,林黛玉面对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,嘴上丝毫不留情,以锋利言语讥之:我就知道,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(第7回);

第8回“贾宝玉大醉绛云轩”,奶娘李嬷嬷规劝宝玉少喝些酒,闹得贾宝玉心中不快,黛玉见之仍是嘴上不饶人:这个妈妈她吃了酒,又拿我们来醒脾了,别理那老货,咱们只管乐咱们的(第8回)。

此类事件应存不少,只是被曹公略去了而已,故而第27回“滴翠亭杨妃戏彩蝶”,薛宝钗窗外听见小红、坠儿悄言男女私情,便以来找林黛玉为由替自己开脱,小红信以为真,着实害怕林黛玉:若是宝姑娘听见,还倒罢了;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,心里又细,她一听见了,倘或走露了,怎么样了?(第27回)

小红一句“林黛玉嘴里又爱刻薄人”补出多少往日文字,林黛玉在贾府初期的人缘其实并不好,由此可见一斑,后文林黛玉随着年龄增长、性情成熟、阅历增加,则变得懂事起来,笔者往日文章已有详细论述,此处按下不提。

笔者想详细分析的是薛宝钗,为何她能获得贾府众人的青睐,若以“摆弄心计”来评价宝姐,未免太过肤浅,而且腹黑,若是细心读者,观宝姐平生为人处世,则深爱之,乃恨身边无一薛宝钗为友矣。

就以大观园聚会来说,其他姊妹无非打卡应卯,最多好好参与游戏而已,宝钗则不同,她总是能做出很多暖心之举,照顾不被重视的成员。

譬如第50回“芦雪广争联即景诗,暖香坞创制春灯谜”,此时薛宝琴、李琦、李玟、邢岫烟四位新搬进大观园,大观园诗社众成员又相聚联诗,一时间有了新人、老人之别,并体现在了联诗的过程中。

史湘云作为诗社老成员,积极踊跃,一人独连了13句之多,薛宝琴性情伶俐,也爱热闹,所以放得开,也联了8句,其余二三句者,皆由黛玉、宝钗所联,换言之,此次联诗,纯粹是史湘云、薛宝琴两个人在玩,其他人全成了陪衬。

尤其是新来的李琦、李玟、邢岫烟三位女子,可能因为害羞生涩,故而只是开篇连了短短一句,其后再无一句。

一场聚会,如果只是围绕一两个人来玩,必然让大家无趣,但众人谁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也没有关照这三位新人,只有两个人注意到了——林黛玉和薛宝钗:

黛玉笑道:“这话很是。我还有个主意。方才联句不够,莫若拣着联少的人作红梅。”宝钗笑道:“这话是极。方才邢、李三位屈才,且又是客。琴儿和颦儿、云儿三个人也抢了许多。我们一概都别作,只让她们作才是。”——第50回

最终将光环让给李玟、邢岫烟、薛宝琴三人,一人作了一首《咏红梅诗》(因李琦不擅作诗,故而让宝琴代替)。

若是之前那个心性高傲的黛玉,恐怕未必会考虑联诗少的姊妹,盖因此时黛、钗两人已由第45回“金兰契互剖金兰语”,彼此冰释前嫌,结为闺蜜,故而黛玉性情逐渐“宝钗化”,此处写黛玉和宝钗考虑周全,所想一致,恰突出宝姐对颦儿之教化。

独木难成林,不妨再举一例,且再看《红楼梦》第38回“林潇湘魁夺菊花诗,薛蘅芜讽和螃蟹咏”,大观园诗社以菊花为题,再做新诗,结果却是:林黛玉一举夺得第一,探春第二,湘云第三,宝姐居然落了第,所作《画菊》、《忆菊》两首,被李纨评为最后一名,何也?

要知道第37回海棠诗社,宝钗曾凭借一首《咏白海棠》,夺得海棠诗社第一名,力压林黛玉一筹,其“淡极始知花更艳,愁多焉得玉无痕”一句,不知俘获多少爱诗者的芳心。

为何宝钗海棠诗作得这般好,菊花诗却落了第?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并非宝姐实力不济,而是她故意将光环让给别人,因为菊花诗的题目便是薛宝钗、史湘云两人商量出来的,故而第37回的回名便是“蘅芜苑夜拟菊花题”。

宝钗即为出题人,若再尽全力夺冠,不免让其他参与者失了兴趣,故而自己草草写就《画菊》、《忆菊》两篇,将主角光环交给黛玉、探春等人——湘云诗才应在探春之上,居然也排在探春之下,可见亦是听宝姐嘱咐,有意为之。

蘅芜苑商议菊花题当夜,宝钗立足“大家有趣”的角度,对诗题、限韵进行周密考虑,一言一行,尽显成熟和气:

湘云依说,将题目录出,又看了一回,又问:“该限何韵?”宝钗道:“我平生最不喜限韵的,分明有好诗,何苦为韵所缚。咱们别学那小家子派头,只出题,不限韵。原为大家偶得了好句取乐,并不为奈邦难人。”——第37回

因此,只要有薛宝钗出现的聚会,她必定会照顾在场所有人的情绪,不管是有体面的,还是没体面的,受宠的,还是不受宠的。选择诗题和限韵,更是从大家的角度出发,只要大家玩得开心就好,自己有没有得第一并不重要。

纵观《红楼梦》全书,薛宝钗的好就藏在这些细节当中:史湘云做东的螃蟹宴,是宝钗从自家拿的螃蟹、美酒,替湘云做东(第37回);

邢岫烟生活穷困,乃至于典卖冬衣过活,亦是宝钗要回当票,偷偷将冬衣赎回(第57回);

赵姨娘为贾府众人所嫌,宝钗却能不计较,给贾府众人分发礼物时,将哥哥薛蟠从外地带回来的几大箱礼物,拿出一份来给赵姨娘,喜的赵姨娘直夸“还是宝姑娘好”......(第67回)

薛宝钗的这种品性和做人做事的方式,不管在什么时代,都会受到人们的欢迎,这是一种必然的社会现象。反观黛玉之独特处,恰在于清高孤傲,不屑与俗人为伍,这注定能真正懂黛玉的读者会是少数,古有叶公好龙,今有读者爱黛,不过随大众而已,为之一笑。